1934年12月中共赣粤边特委(原称中共信康赣雄特委)在于都小溪成立后,在特委书记李乐天的领导下,以油山为中心,在赣粤边地区进行游击战争,建立了游击根据地。1935年4月上旬,项英、陈毅和蔡会文、陈丕显等,先后到达油山。不久,项英、陈毅在广东南雄县的大岭下村,召开了赣粤边特委和军分区领导干部会议,听取了特委负责人关于赣粤边四个月来的工作汇报。项英、陈毅对特委和军分区胜利到达油山,保存了革命力量,站稳了脚跟,表示赞扬;但对特委、军分区存在的盲目乐观情绪和不切实际的工作方法提出了诚恳的批评。他们指出,敌人“清剿”在即,机关要精简,部队要分散游击,中央苏区那套打正规战的作法不能适用现在游击战争的环境。为了适应扩大游击区的需要,项英决定派参谋长向湘林率部分部队到信丰与安远交界地区去接应突围中失散的部队;派蔡会文率部队往南雄北上追赶龚楚部,然后留北山待命。由于敌人“清剿”在即,为了安全,会议只开了一天,尚未结束,项英、陈毅、李乐天、杨尚奎等即率部向北山移动;同时又命令油山游击队转向信丰崇仙一带活动,以摆脱敌人对油山的包围。

为了贯彻中央二月指示精神,统一干部的思想认识,转变斗争方式,1935年4月上旬,项英、陈毅和赣粤边特委在大余县河洞乡长岭村召开了全体党政军干部会议,即著名的长岭会议。蔡会文、李乐天、杨尚奎、陈丕显、王龙光、刘新潮、李国兴、张日清等近70名军政干部出席了会议。会议学习了中央关于开展游击战争的电报指示,分析了当前形势,研究和部署了在赣粤边坚持和发展游击战争的方针和策略。

项英主持会议并作报告。他指出:“中央苏区虽然丧失了,但主力红军的存在和游击战争的进行,必将推动新的革命形势的到来;要反对一切悲观失望,特别是反对那种认为中国革命失败了的右倾机会主义的取消主义;要坚决地进行游击战争。”陈毅也在会上讲了话。他说:“现在中国革命虽然暂时遭受挫折,但革命的前途是光明的。我们要对新的形势有足够的认识,采取新的斗争方式,必须按照毛主席‘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的游击战术,积极开展游击战争,积蓄和保存力量。插一竿红旗在山顶,寻找适当时机,打击敌人,壮大自己。”针对个别人主张同敌人“死打硬拼”的盲目主义情绪,陈毅指出:“如果同敌人硬拼,拼掉一个少一个,正符合敌人消灭我们的意图。目前主要是保存力量,现在留下来的同志虽然数量不多,但这是革命的‘血本’,是经过大风暴锻炼过的革命种子。”项英、陈毅的讲话,像是拨开了油山的云雾,使大家看清了光明的前途,增强了坚持开展游击战争的信心。

长岭会议根据中央二月指示精神,结合赣粤边实际,制定了“依靠群众,坚持斗争,积蓄力量,创造条件,迎接新的革命高潮”的方针,明确了以油山、北山为主要根据地,依靠群众,长期坚持游击战争的任务。在战略上,要以保存有生力量为主,积极领导群众斗争,反对死打硬拼和消极隐蔽的倾向;在战术上,采取机动灵活的斗争方式进行游击战争。

会议对赣粤边党的组织建设进行了研究,决定在特委下面设立信丰、南雄、信南、大余县委,县委以下根据实际情况成立区委、工委和支部,少共组织也按照党的系统逐步建立起来。会议还决定派王龙光到信康赣县委加强领导,派曾纪财到赣县大龙恢复党的组织。

长岭会议依照“统一指挥,分散行动”的原则,决定将红军游击队编成4个大队和若干小队,实行分兵游击:1、蔡会文率2个大队,到上犹、崇义边境,向湘东南的汝城、桂东一带发展,建立游击区,并设法与红七十一团和湘赣省委取得联系。2、李国兴率1个大队到崇义的文英、古亭一带建立游击区,使北山与湘南游击区连成一片3、派1个大队到大余的洪水寨、娘娘庙一带坚持游击。4、1个小队在大余、南雄之间的梅山地区活动。5、黄成则、张日清率1个小队到三南(龙南、定南、全南)扩大游击区。6、1个小队留在北山随特委活动,保护地方工作,并将贺敏学所率连队编入赣粤边游击队。项英、陈毅坐镇北山,直接领导特委和军分区开展游击战争。与分散活动相适应,会议还决定以信丰的潭塘坑为中心,设立秘密交通站,李绪龙任站长,建立3条秘密交通线:一条伸向崇仙、南山到龙南、定南、全南,一条伸向梅山到北山,一条伸向大垅。各地区均有自己的联络网络。这套联络系统是当时游击战争的生命线,各地都派了最忠诚可靠的同志来担任。

长岭会议是苏区中央分局认真贯彻中央二月指示的一次重要会议。这次会议在革命遭受严重挫折的情况下,正确地执行了中央制定的方针和策略,实行了由正规战转入游击战的战略转变,从思想上、政治上、组织上、军事上,为坚持赣粤边游击战争奠定了坚实的基础,成为赣粤边游击战争的新起点。此后,红军游击队先后在油山区(即信丰、大余、南雄三县交界处)、北山区(南雄和大余交界处)、信南区(信丰、龙南、全南、定南和南雄交界处)、信康赣区(信丰、南康、赣县边界)、犹崇区(上犹、崇义和湖南桂东边区)等5个地区坚持和发展了游击战争。

(中共赣州市委党史办供稿,陈安执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