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4年4月,国民党军攻占了中央苏区北大门广昌后,从北、东、西等方向,加紧向中央苏区腹地推进。在南线,国民党粤军陈济棠部在付出重大伤亡夺取中央苏区南大门筠门岭后,迟迟徘徊不前。为了达到“既消灭红军,又吃掉粤军”这一“一石二鸟”的目的,蒋介石指令陈济棠从南面进犯中央苏区,企图打开中央苏区的南大门,威胁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所在地——瑞金。南路军总司令陈济棠对蒋介石“一箭双雕”的做法早有领教。他一直偏安广东,力图控制广东地盘,人称“南天王”,并不想在江西替蒋介石卖命,消耗实力,可另一方面又感到红军很可怕。陈济棠慑于蒋介石掌握着国民党中央党政军大权,不敢明目张胆地违抗蒋介石命令,于是纠集多于我军数倍的兵力向寻乌、会昌、安远进攻。

  陈济棠在占领会昌筠门岭以后,对红军始终打打停停,表面上摆出继续进攻会昌的架势,骗取饷械,暗地里却派人同红军作试探性的和谈接触,搞“外打内通”,“明打暗和”。陈济棠的高级参谋杨幼敏亲自将3万发子弹从筠门岭送往驻在会昌的红军部队。根据这种情况,毛泽东和粤赣省委、省军区的领导一起制订了作战计划和部署,摆正“打”与“和”的关系。苏区军民经过几次的英勇奋战,有力打击了敌军嚣张气焰,钳制了敌军进攻,使南线局势有了转机,也为红军与陈济棠进行和平谈判打下了基础,创造了条件。

  时值9月,中共中央得到情报:蒋介石已下令各路“进剿”部队加速推进,务必在9月底前攻占瑞金。正在这紧要关头,陈济棠于9月间派出一名姓李的密使,来到瑞金,向周恩来递交了一封密信。信中说:他准备派总参谋长杨幼敏为总代表,与红军举行谈判,并要求红军派出粤赣军区司令何长工为谈判总代表。周恩来与朱德认真地分析了陈济棠的密信,都认为陈济棠此次提出谈判是有诚意的,这真是天赐良机,不可失却。于是,朱德立即提笔回信,表示红军愿意谈判,并提出五点提议,为日后谈判奠定了基础。

  10月5日,中革军委委派潘汉年、何长工为总代表,前往寻乌罗塘镇,与国民党粤军总参谋长杨幼敏等秘密会谈。临行前,周恩来找来何长工、潘汉年谈话。周恩来郑重地说:“这是党中央给你们的重任,望你们勇敢沉着,见机而行。”周恩来还向何长工交待了联络密语等事项,说:“如用电报通知你们,说你喂的鸽子飞了,你们就赶回来。我会派一名干部在会昌等你们。”军委副总参谋长叶剑英也语重心长地交待说:“此去白区,任务重大,谈成了是很有益处的,要尽力而为;谈不成,也不要紧,关键是沉着灵活。”接着,周恩来还交给他们一封朱德署名的介绍信。当日,朱德、周恩来致密电给一线的红二十二师师长周子昆和政委黄开湘,令其派侦察班长与驻筠门岭的粤军第七师师长黄延桢接洽,约对方派兵迎接。

  按照周恩来、朱德等的交待,潘汉年、何长工在红军骑兵连的护送下,风尘仆仆赶往筠门岭,经瑞金、会昌、站塘,于7日傍晚抵达陈济棠部防线附近,陈济棠部独立一师第二旅旅长严应鱼、特务连连长严直率全连和4名轿夫应约迎接。严直一见威武潇洒的何长工,就悄悄地讲:“何先生,我听到了你们的宣传,看到了你们的宣传,是啊,我们与贵军都是炎黄子孙,真不愿意看到中国人打中国人!”为保密起见,身穿西装、戴着墨镜和礼帽,化装成商人模样的何长工、潘汉年坐入轿中,每遇见岗哨盘问,严直就高声说“这是司令请来的贵客”,一路上畅通无阻。经过轿夫的跋涉,轿子抬到了罗塘,在一幢崭新的两层小洋楼门前停下。这里是独立一师第二旅旅部驻地,何长工、潘汉年住楼上,陈济棠方代表住楼下。

  10月8日,双方谈判代表在楼上一间不大的会议室里开始密谈。在和谐的气氛中,何长工、潘汉年两人配合默契,与陈方代表进行了有理有节的谈判。双方代表经过3天3晚谈判,最后达成5项协议:

  一、就地停战,取消敌对局面;

  二、互通情报,用有线电通报;

  三、解除封锁;

  四、互相通商,必要时红军可在陈的防区设后方,建立医院;

  五、必要时可以互相借道,红军有行动事先告诉陈部,陈部撤离40华里。红军人员进入陈部防区用陈部护照。

  为保密起见,协议只写在双方代表记事本上,并未形成正式文件。谈判期间,周恩来密电何长工:“长工,你喂的鸽子飞了。”得此消息后,陈方代表杨幼敏敏感地询问:“何先生,你们是不是要远走高飞了?”何长工平静而婉转地回答道:“不是,这是说谈判成功了,和平鸽上天了。”从而消除了粤方代表的疑虑。

  10月12日,何长工、潘汉年出色地完成了谈判使命,匆匆离开罗塘,返回会昌,并连夜赶到于都向周恩来汇报谈判情况。周恩来听完汇报后异常高兴地称赞说,这次谈判很成功,这对我们红军和中央机关的突围转移,将起到重大作用。此时,红军主力已在于都集结休整,准备突围转移了。

  (中共赣州市委党史办供稿,陈安执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