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宁失守后,蒋介石调整军事部署,从1934年6月开始兵分六路同时向中央苏区腹地进攻。8月27日,蒋介石对进攻中央苏区的国民党各路部队下达了新的命令,要求“东北西路军预定9月份进剿到达之线,东路军到达长汀城,北路军到达石城、古龙岗与兴国之线”。

  中革军委从破译的国民党军的电报和从上海地下党送来的情报中,获悉了敌人的这一进攻部署,发现敌军已大大加快了进攻步伐,而红军主力预定突围转移的时间却定在10月底11月初。根据这一新的情况,“三人团”一方面采取措施加快准备工作,以便提前突围转移;另一方面调整红军兵力部署,加强兴国、石城防线的防守力量,以阻止敌人向兴国、瑞金推进的速度。于是,从9月初至10月上旬,红军在兴国和石城方向,展开了突围转移前夕艰苦的阻击战。

  9月初,中革军委命令红五军团第十三师、三十四师从广昌、宁都一线,调往兴国西北的高兴圩以北、老营盘以南地区,与红三军团六师一起,阻击国民党军第八纵队第五师和第九十六师的进攻。9月中旬初,红一军团奉中革军委命令从长汀西移瑞金休整。中革军委副主席、“三人团”成员周恩来将红一军团军团长林彪、军团政委聂荣臻找到瑞金总部谈话,说明了中央已决定实行战略大转移,要求秘密做好准备,并做好保密工作;转移之前,红一军团必须先到兴国抗击与迟滞敌周浑元第八纵队的进攻,以便掩护各路红军到预定地域集结。随后,红一军团奉令赶到兴国高兴圩一带,从9月20日起,与红五军团并肩作战,在高兴圩以北阻击敌周浑元纵队的进攻。直至30日,敌人才推进至高兴圩一线,打破了敌军在9月底占领兴国城的计划。与此同时,在兴国东北古龙冈地区的红八军团,也坚守在雄岭下阵地,阻击敌第六纵队5个师的进攻。

  红三军团和红一军团第十五师(少共国际师)及独立第七团、独立第十一团在石城地域抗击国民党军第三、五、十纵队的进攻。在石城与广昌县边境地区至石城县城之间的李腊石、石竹岭、西华山一线50里长的地域内,红军设置了三道防线。9月8日,中革军委给红三军团下达了“应阻石城以北敌人以保卫瑞金布置的指示”,要求在9月底以前坚决阻敌于石城以北,并指示红三军团首长“应最高度的节用有生兵力及物质资材”,“进行运动防御”,并明确告知“不要准备石城的防御战斗,而应准备全部的撤退”。根据这一指示,红三军团首长对部队进行了紧急动员,对阻击战斗进行了周密布置。9月20日,中革军委又电令在兴国高兴地区阻敌的红三军团第六师撤离战场,东移石城,归还建制,参加石城阻击战。

  9月26日,石城阻击战正式打响。拂晓,敌军炮兵首先向中华山阵地轰击。在中华山阵地,敌机向红军阵地发动了轮番轰炸,一时红军守卫的高地上浓烟滚滚、火光冲天。接着,敌军的大炮又开始狂轰滥炸,高地上的参天古松也被炮弹炸得东倒西歪,一片硝烟火海。炮火一停,成群结队的敌军开始了地面进攻。据守阵地的红军凭借有利的地形和简易的防御工事,顽强阻击敌人,红军阵地上的轻重火力一齐开火,敌军成片成片地倒下,敌军的第一次进攻被击溃。之后,敌军增加了一个团的兵力,由一名旅长指挥,向红军阵地猛扑而来,红军阵地的压力越来越大,伤亡在不断增加。在危急之时,团长黄镇率红五师十三团从敌军右侧发动了袭击,政委谢振华率红五师十四团从敌军左侧发动袭击,敌军顿时大乱,开始后退。抓住这一战机,黄镇命令全线反击,红军战士向敌军冲过去,用机关枪猛烈射击,击毙击伤敌人1000余名,击伤敌旅长一名,给敌人以迎头痛击,红军随后主动放弃了阵地。9月27日,国民党军队仍以飞机、大炮开路,对红军进行破坏性轰炸。在飞机、大炮的掩护下,敌第十纵队向大排岭、分水坳,第五纵队第十四师向嵊背寨,第三纵队第六师向马山及其东南等红军阵地发起猛烈进攻。红军根据三军团司令部的战略意图,以纵深配备对深入之敌予以阻击,给敌人以一定杀伤后,于黄昏时退出战斗,撤至桐江、小松及其以南阵地。彭德怀、杨尚昆指挥部队利用三道防御工事,节节阻敌南进。9月28日至10月6日,红军改变战略战术,有效迟滞了国民党军队向南推进的进度。10月7日,敌第六师进占石城县城。红三军团撤至石城南部的观下、屏山、横江、洋地等地进行休整、补充、训练,少共国际师在石城补充了新兵2000名,随后两支部队分别在于都集结踏上了漫漫长征路。

  在东线长汀,红九军团与红军独立第二十四师一道,阻击东路敌军向长汀推进。9月28日,红九军团才按中革军委电令,将防务交给红二十四师,全军团撤至长汀南部钟屋村休整。

  至1934年10月7日,中央苏区仅剩瑞金、兴国、于都、宁都、长汀、会昌等6座苏区核心县城。其中兴国、长汀两县城,已处于敌军炮火威胁之下。

  (中共赣州市委党史办供稿,陈安执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