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左”倾错误的贯彻执行,红军在中央苏区打破国民党军第五次“围剿”已没有可能了。为实施战略大转移做准备,中共中央、中央政府和中革军委决定设立赣南军区和赣南省。

  赣南省是在赣南军区、赣南动员区、赣南战地委员会的基础上成立的,位于中央苏区的西南部,是中央苏区设立的5个省之一,也是赣西南继江西、闽赣、粤赣省之后设立的第4个省,辖于都、寻安、门岭、登贤、杨殷、赣县、信康赣、兴(宁)龙(川)等县,即今天的于都、赣县、信丰、南康、安远、寻乌等县,兴国、会昌、万安三县各一部以及广东南雄、兴宁、龙川等县各一部分,当时人口约40万,面积约5000平方公里。1935年3月,赣南省被国民党军占领,赣南省党、政、军、群组织解体。

  筠门岭失守后,粤赣军区和粤赣省所辖地域日益缩小,仅剩会昌、西江、于都、登贤等县苏区。根据中央苏区第五次反“围剿”战争形势的需要,中革军委于1934年5月17日发布“第18号训令”,对中央苏区的军区、军分区设置及任务作了调整,决定在赣南的于都、登贤、赣县、杨殷等4县范围内设立赣南军区,中央政府副主席、中央书记处成员项英兼任军区司令员和政治委员。赣南军区下设第一、第二作战分区和信康、于都北部和南雄两个游击区地方武装及红军独立六团、独立十四团,其任务是钳制驻赣州的国民党粤军,发展边境游击战争,并保持与河西湘赣苏区的联系。军委命令将原属粤赣军区的独立六团划为赣南军区指挥。

  为与赣南军区的军事任务相适应,5月下旬,中共中央书记处作出决议,决定在赣南军区的辖区内设立赣南动员区,项英兼任赣南动员区主任。中共中央还向“赣南动员区”派出中共中央局宣传部副部长潘汉年、少共中央局宣传部长刘英负责的扩红突击队,分别到杨殷、赣县、于都、登贤4县,协助开展扩红突击工作。6月下旬,中共中央又决定在赣南动员区基础上,成立赣南战地委员会,项英兼主任,刘英及所辖各县县委书记为委员。赣南军区和战地委员会机关驻于都县城。1934年10月下旬,赣南军区机关随同赣南省委机关一起撤离于都县城,迁驻里仁、黎村、小溪、禾丰等地,并将所属分区调整为杨赣和赣粤边两个军区。

  1934年7月下旬,中共中央和中央政府决定在赣南战地委员会的辖区内增设赣南省后,从福建、闽赣、江西、粤赣等苏区省抽调一批干部开始筹建工作。但大部分干部还是来自粤赣省。因第五次反“围剿”战争形势越来越紧张,未召开全省党代表大会,由中共中央局指定省委组成人员名单,于7月底建立中共赣南省委,原福建省苏维埃政府主席钟循任书记,机关驻于都县城原天主堂右侧平房。省委设秘书处、组织部、宣传部、白区工作部、妇女部等工作部门。赣南省委先隶属于中共中央局,1934年10月后隶属于中共中央分局,下辖于都、登贤、信康赣、杨殷、寻安会、于西、安南、兴龙等9个县委和信康赣雄、杨赣等2个特委。8月,赣南省苏维埃政府成立,原粤赣省苏维埃政府主席钟世斌任主席,机关驻于都县城北门何屋,设内部、工农检察、教育、财政、国民经济、劳动、土地、粮食、裁判等部和政治保卫局、总务处等工作部门,下辖赣县、杨殷、于都、门岭、寻安、登贤等6个县苏维埃政府和赣粤边军政委员会。9月,门岭、寻安两县苏维埃政府合并为寻安会县苏维埃政府;10月,增辖安南县革命委员会;12月,增辖于西县苏维埃政府;1935年1月,增辖兴龙寻安县革命委员会。此外,还建立了赣南省职工联合会、少共赣南省委员会。

  1934年11月上旬,国民党军第七十九师樊嵩甫部逼近于都县城,赣南省委机关和省级政、军、群机关撤离于都县城,迁往于都南部里仁孝排村、黎村烂泥垅、小溪左坑、禾丰华山下等地,继续领导全省军民与国民党军队作斗争。12月下旬,钟循仁调任闽赣省委书记,阮啸仙任书记。由于敌强我弱,1935年2月,赣南省党、政、军机关和红军部队被围困在于都南部上坪(今属利村乡)山区。3月上旬,根据中共中央分局决定,赣南省机关部队离开上坪向赣粤边突围。突围中,部队被打散,省委书记阮啸仙牺牲,军区政治部主任刘伯坚被俘后牺牲,仅军区司令员蔡会文率少数人员突出重围到达赣粤边,与中共中央分局书记项英、中央政府办事处主任陈毅等会合,开始了三年游击战争。

  赣南省设立后,粤赣省并未宣布撤销,粤赣省党政军领导机关也未撤销,只是党政机关工作人员大部分调往赣南省,只留下省苏政府副主席邓学林等少数领导干部和工作人员,继续领导会昌、西江以及门岭、寻乌、安远等县党政领导机关和地方武装,坚持斗争直到红军主力突围转移以后。

  (中共赣州市委党史办供稿,陈安执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