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13日,于都县暴雨如注,金沙河水势汹涌。前几天各自奔走的几个采访组,如期汇聚该县祁禄山镇,体验再走长征路,而金沙河兰花圩渡口,就是我们此次行程的起点。

  “走,咱们到红军走过的地方去!”一声令下,大家冒雨前行。

  河面上,三五根木头扎成一排是为“桥”,十分简易,人走上去晃晃悠悠,桥下河水急速而过。一条蜿蜒山路伸进丛林,山路泥泞,时而依着半边山,时而临靠深沟,山路看不见尽头。

  过“桥”后,记者们各自拿起一根竹棍,小心翼翼踩下每一个步子,却依然止不住一句句“哎呀”声传来,有人惊慌中失足。鞋子踩进泥巴动弹不得,用力一蹬,鞋还在,人却在半米开外;雨水打在脸上,视线模糊,走着走着,越发觉得哪里不对,原来不知何时眼镜掉在路上……

  其实,我们走的这段小道,仅仅是万里长征中很小的一部分,是“再走长征路(登贤1934段)”的三分之一,只有5.2公里。这段小道,我们走得十分狼狈。然而85年前的1934年10月下旬,同样是在这段小道上,中央红军渡过于都河后继续前行,战士们扛着沉重的武器装备,扶着伤员,蹚过一条条河,翻过一座座山,陆续来到此处进行战前集结,后来奉命南下,突破敌人的第一道封锁线。

  固然,大家没有当时红军战士的艰苦和伟大,但从他们身上,记者却看到了与长征精神的某种契合之处:雨衣被树枝刮破,雨水灌进衣服,鞋子能挤出水来,却阻挡不了大家向前的脚步;有的记者一不小心栽个大跟头,双手却还死死摁住摄影机的罩子,避免其淋雨、损坏;有一名节目主持人随身物品比较多,步行缓慢,两名摄影记者主动帮忙分担,这个小分队被大家戏称“直播三人组”……

  本次“微长征”体验的终点,在袁屋登贤县苏维埃政府旧址,在那儿,图片、表格、实物,展览形式丰富,再现那段烽火岁月,记者们又一次切身感受到长征精神的伟大。(记者 万芸芸 钟端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