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牙山五壮士是抗战时期八路军中闻名遐迩的战斗英雄群体,他们用生命和鲜血谱写出一首气吞山河的壮丽诗篇,深为人民群众所熟知和敬仰。其实,早在1934年,在中央苏区的南大门会昌县筠门岭,那场轰轰烈烈的盘山战斗中就涌现出了壮烈跳崖的红军战士,他们的壮举同样惊天地、泣鬼神。

  盘山战斗:宁愿跳崖也不做俘虏

  ○曹树强 何春松 记者刘善盛 刘念海

  盘山:游客探胜之地

  会昌县的盘山,又称盘古山、盘固山,位于会昌县筠门岭镇南边的民范村,处于省级风景名胜区汉仙岩范围内。盘山自古是佛教之地,现今山上还残存有建于明代的眉林寺。盘山奇峰突起,独冠群山,站在四壁峭立的盘山之巅,眺望群山逶迤,云海苍茫,变幻万千,令人感慨宇宙洪荒、混沌万千的历史。

  据史料记载,南宋淳熙十年(1183年)春,进士出身的会昌县知事曾丰,慕名登临盘山,并写下了游记《盘古山记》。在游记中,他很形象地描述了盘山的陡峭险峻和登山的感受:“其势逶迤,高不觉其为数百仞也。即之,松萝参天,上偃盖而下蟠虬。东西崖壁立,下或徙倚而俯仰也,目勇若蜚,足怯若将坠,徜徉徘徊,不忍舍去。”据介绍,也是自那时起,地方的历代文人墨客都会前往盘山探胜,从而留下了诸多诗文、游记流传至今,吸引了无数游人前往游览。

  在进入盘山前,有一道高高的山门。山门是牌坊式的,建于明代,有仿宫殿式石檐,精雕细刻,中门石额横刻“盘古山”三个大字,上下雕刻八仙、双龙戏珠等图案,说明其与八仙有不解之缘。

  盘山山顶是一块空坪,坡度较平缓,形似一个周长5公里、直径1.5公里的大磨盘,故而得名盘山。盘山之巅的“大磨盘”上有几幢土木结构的建筑,为20世纪90年代修缮的佛殿。从佛殿两边的残垣断壁看,这里曾经有一座规模宏大的寺院。据史料记载,宋代曾在此建浮屠宫,到明嘉靖年间已扩建成闽粤赣三省边际闻名的佛寺,称“眉林寺”,其香火旺盛,常住僧尼达300余人,寺院房舍200多间,为闽粤赣三省培养过众多的僧徒。清道光以后,佛寺逐渐冷寂。

  红军:粉身碎骨决不投降

  说到盘山战斗,就不能不提会昌筠门岭保卫战。据介绍,会昌县的筠门岭地处闽粤赣边陲,是江西通往福建、广东的必经之路,自古为兵家必争之地。土地革命战争时期,筠门岭成为中央苏区的南大门,拱卫着红都瑞金的安全。

  1933年9月,蒋介石调集了100万大军、200架飞机,向中央苏区发动了第五次“围剿”。国民党南路军总司令陈济棠在蒋介石的威逼利诱下,组织了2个纵队6个师共36000人及1个航空大队、1个重炮团,对中央苏区南线发动进攻,其中以陈济棠部的第二纵队为进攻重点,试图进占中共粤赣省委、省苏机关所在地会昌城,从而威胁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所在地——瑞金。敌我争夺的焦点随即集中于被称为中央苏区南大门的筠门岭。

  1934年4月初,筠门岭遭到了国民党南路军陈济棠部的重兵围攻,驻筠门岭的红军主力部队红二十二师设置了三道防线进行防御。担任正面防守的红六十四团在第一道防线岔口进行了顽强阻击,后被迫退守至第二道防线盘古隘。盘古隘距筠门岭15公里,地形复杂,山道崎岖,地势险要,主峰即是盘山。盘山只有一条小道通往顶峰,是构筑护卫筠门岭前沿阵地的天然屏障。

  4月中旬,敌人以整师、整团的兵力开始强攻盘古隘,5架敌机对红军修筑的土木碉堡工事轮番轰炸。英勇的红六十四团依托地形坚守阵地,进行了三天两夜的顽强阻击。在歼灭敌人约一个营兵力的同时,红军自身的伤亡也较大。由于敌我力量悬殊,红六十四团主力陆续后撤至第三道防线筠门岭,担任掩护撤退任务的是红六十四团二营六连。在连长钟鸿义和指导员蔡保林的指挥下,红六连经受了一次又一次恶战的考验,打退了敌人的多次进攻。

  正当红六连准备撤出阵地时,敌人的排炮将通往山下的唯一小道炸塌,全连只好退守至盘山主峰。敌人为了活捉红军,蜂拥强攻。红六连班长张秀良和王万有等身负重伤的战士主动向连长请求断后。钟鸿义带领战士们含泪把被子撕成绳条连接起来,从后山40多米高的盘山悬崖滑下去,成功突围。而负责断后的张秀良和其他战士则把生死置之度外,在弹药耗尽后,战士们搬起石块狠狠砸击敌军。当敌人扑上来时,战士们毫不犹豫地抱着敌人跳下山崖,与敌人同归于尽。

  采药村民:崖下发现红军遗骨

  当年的红六十四团团长帅荣在盘山战斗回忆录中这样写道:“我二、三营在和上级失去联系的情况下,主动撤离了阵地。这时,坚守在盘山的战士们更加孤立无援。战士们掩埋好牺牲的战友,砸碎了枪支,把被子撕成条,一条一条地接起来,准备从悬崖上吊下来突围。重伤员们为了不拖累战友突围,宁死也不做俘虏,不少同志选择直接跳下高高的山崖。”“夜晚,敌人的炮击又开始了,进出盘山山隘的必经门楼和道路都被炸毁,敌人已经攻上山顶。无奈,战士们开始突围,他们系着用被子接成的绳子往下滑,可是绳子不够长,离地面还好高,大家只有从高处往下跳,不少同志摔伤了腿。整连战士撤下来的不足30人,其他同志都光荣牺牲了。”

  盘山战斗结束后,国民党军从东西两面对筠门岭进行大规模进攻。红军与数倍于己的敌军激战了一天,为保存实力,傍晚无奈退守,中央苏区南大门筠门岭从而失守。

  同行的党史专家告诉记者,尽管这场战斗以红军失利而告终,但这场战斗意义非常重大,它配合了红军其他部队保卫了会昌和瑞金。这场战斗结束后,敌人始终没能占领会昌县城,这为随后党中央、中央政府及所属机关向外线安全转移创造了条件,为红军长征赢得了准备时间。

  对于盘山战斗,当年5月20日的《红星报》也予以了记载:当敌人爬至山顶,没看到一名红军时,又惊奇又赞叹地说:“红军真不怕死,真是像山鼠一样!”

  近日,当记者探寻于盘山之巅的茂密丛林中时,仍然看到当年那场战斗留下的战壕、交通壕等遗迹。在盘山悬崖处,记者看到,盘山是巨型裸石崖,为典型的丹霞地貌,悬崖边缘是一道斜斜的长坡,置身于此稍有不慎则有坠崖危险。据民范村一些采药的老人说,他们曾经在盘山悬崖下发现过累累尸骨,悬崖底下是一道长长的峡谷,乱石嶙峋,人迹罕至,这些尸骨可能就是当年跳崖牺牲的红军战士遗骨。

  如今,曾经香火鼎盛的眉林寺早已风光不再,只有壮观的盘山自然风景仍然吸引着众多游人前来探幽览胜。然而,人们在为眼前大自然鬼斧神工的造化惊叹之时,恐怕很少有人知道,这里曾经有过一段惊天地、泣鬼神的战斗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