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2年初春,瑞金叶坪村,中共苏区中央局。

       楼上右边厢房里,因劳累过度生病的毛泽东躺在木板床上,靠着小窗户透进的一束光线,吃力地看着刚出版的红色华报。贺子珍在一旁精心照料着。

       “笃笃”,外面传来一阵敲门声。

       “请进!”贺子珍打开了房间门。

       中共苏区中央局的一位领导人对毛泽东说:“泽东同志,鉴于你目前身体不太好,经苏区中央局研究决定,让你暂时离职修养,去好好休息一段时间。” 

       “眼下工作这么多,我哪里静得下心来休养?” 刚上任中央政府主席没几个月的毛泽东,对这个决定有些感到意外。

       “去吧,泽东同志,这是组织决定!”

       既然话说到这个程度,作为中共苏区中央局委员的毛泽东只好服从:“好吧, 去哪?”

       “你自个找找,不要太远,安静安全就行。”

       到哪去休养呢?毛泽东一时想不出来。

       当天傍晚,毛泽东在叶坪村子里走走,忽然看见云集区委的朱书记,便问:“老朱同志,你知道附近乡村哪里有安静休息的地方吗?”

       “主席要去休息吗”

       “唔,组织上让我休养一段时间,家属也同去。”

       朱书记搔搔头,想了想,一拍掌:“有了,有一个好地方,是我们乡南边黄沙区洋坊乡的东华山,那儿有座古庙,环境也好,既安静又安全!”

       “噢,还有庙?那就去东华山!明天就去,你带路。” 毛泽东听了介绍后对那里很感兴趣,尤其是听说有古庙,更吸引了他,他马上同意了。

       第二天一早,毛泽东和贺子珍,还有一个警卫班,在朱书记的引路下,冒着菲菲细雨向东华山走去……

       从叶坪村到黄沙区洋坊乡的路好走,是通往福建汀州的大路,只10来里路,两个钟头不到便到了。

       “毛主席,你瞧,那就是东华山,” 朱书记用手指着大路东边远处的一座山说,“到山上还有三五里路。”

       毛泽东顺着朱书记指的方向望去,果然有一座并不高但很长、颜色发红树木不多的的石山,透过蒙泷细雨和云雾中隐隐可见山顶上屹立着一座古庙,使人感到有几分神秘色彩。

       “走吧,我们上山去!” 毛泽东整了整肩上的蓑衣,扣紧了头上的竹笠,和朱书记走在前面,贺子珍跟在后面。警卫班十来个战士见了也赶紧跟上,几名战士快步越过众人到前面开路去了。

       山脚下的是田埂路,两旁不时有几户人家,因天气冷加上又下雨,几乎看不见行人。上山的路就越走越还不好走了,沙岩质红石山光秃秃的,加上雨天,脚踩上去会滑,全靠前人凿出的脚窝豋上去,陡峭处还要小心翼翼地过,否则要摔跟头。

       毛泽东和贺子珍身体差些,走到半山腰时,已是气喘吁吁,尤其是贺子珍,累得呼吸急促,大口喘气。他们便停下步来,稍事休息。

       “这样陡的石山,上面庙里的和尚上下不容易呀,真难为他们哟!” 毛泽东手持一根木棍感叹着。

       朱书记点燃了竹烟斗, 吸了一口, 说:“毛主席,打红军来后,破除迷信,东华山庙里已经没有点香火了,和尚们都走了,剩下一个老和尚无处可去,住在庙里。好得庙外有些荒地,他自种自养……”

       半个时辰后,大家终于攀上了东华山。打前站先到的的警卫员已经将东华山寺庙里里外外打扫了个干干净净,毛泽东和贺子珍的住房也腾出来了。

       毛泽东在山顶上眺望,只见东华山是一座红沙岩山冈,形如一条巨大的游龙,由东往西南而去,形成南部的一道天然屏障。山项上的古寺庙不大,面宽三间,依山岩坐东北朝西南而建,大门上匾曰“东华山寺”,庙后是陡峭的岩壁,庙周围松柏挑李成荫,枝干挺拔,几片菜地郁郁葱葱,果然是个好去处。

       “主席,我们进去休息吧!” 警卫员过来说。

       毛泽东于是走进庙中,看到庙宇中为厅堂,厅堂正面供有几尊泥塑神像,神像前面又摆着一个香案,香案上有三个供香客们烧香拜佛的香炉,但冷冷清清,已无香火。

       毛泽东和贺子珍安置在左边的一间厢房住,对门住的是那个老和尚,警卫员们就在大厅内分开打地補。

       “润芝,你累了,快进来躺会儿.” 贺子珍从厢房出来,搀着毛泽东进屋。

       房间内陈设极为简单:一张桌子,两把椅子,桌旁放着两只铁皮公文箱;一张木床,床上铺着一条浅红色线毯,还有一条旧棉被和一条灰色旧毛毯。门角是一个破旧的尿桶,散发着浓浓的尿臊味。

       因爬山已精疲力尽的毛泽东顺从地躺下了。然而,不到半个时辰,窗外忽然又是淫雨潺潺,一阵寒气袭人。风雨声让毛泽东难以入睡了,他睁开眼来,翻身起床,屹立在小木窗前,一手扶着窗,一边看着窗外那四溅的水花儿沉思着……从这天起,他开始了长达月余的休养生活。

       在东华山期间,毛泽东名为休养,实际上根本闲不住,经常带着警卫员在东华山附近的洋坊、横冈、石背村等地做群众工作,进行社会调查。当地群众知道毛主席在东华山休息后,非常高兴,也经常上山去看望他,与他聊天,拉家常。如群众遇到什么困难,毛泽东总是热心地帮助解决。

       毛泽东每天早上还喜欢到前面山坡上散步和看书报,因那里经常有割草或放牛的小孩,他可以与他们在一起。其中一个名叫石生仔的少年,与毛泽东相处的很熟。

       有一天,庙里没有柴了,毛泽东便带领警卫员拿了柴刀、斧头、麻绳,去附近山坡上砍柴。忽然,庙背住的农户谢长发气喘吁吁地跑来,焦急地说:“毛主席,我家孙子石生仔得急病了,浑身热得烫手,不省人事,这怎么办好啊……”毛泽东一听,忙把柴刀一丢:“走,快去看看1”说着,便跟着老谢来到他家里。揭开床上旧棉被,只见石生仔发高烧正说胡话,脸色发白。经询问,才知道小孩昨晚在山上寻牛,淋了雨,引起了重感昌。

       孩子的爷爷难过地说:“这孩子是我家的独根子,要有个三长两短,怎么对得起那在前线当红军打仗的孩子他爸呀?”

       毛泽东忙安慰道:“不要紧的,吃点药就会好!”忙叫吴吉清去庙里把自己用的药片拿来。小吴犹豫不前,因主席仅有那几片备用药了呵!可一看毛主席严厉地看着自己,只好快步去将药拿来。

       拿到药,毛泽东亲手用调羹给小孩喂药,还让人拿来湿毛巾贴在他头上退热,并将剩余的药片分成几个小包,嘱咐谢长发按时给小孩服药,一切安排妥贴,才起身告辞。毛泽东脚刚踏出茅屋的门槛,又转回身子,从身上掏出两张面值壹圆的苏区票子,塞在老人手中说:“这两块钱是我这个月剩下的伙食费,你拿去给孩子买点东西吃吧!”

       “不,不不……毛主席,这钱我无论如何不能收,你养病要钱哪!”谢长发说什么也不肯收下钱。毛泽东委婉地说:“大伯,收下吧!治好小孩的病,好让你在前线的儿子放心,多消灭白军,让穷人都过上好日子。”说着把钱放在小孩的枕边,又安慰了老人一番才走。

       谢长发双手激动地揑着毛主席送的钱,一直送到路口。

       但是谢长发一直舍不得用那两块钱,将它藏在枕头壳内。红军北上抗日后,国民党没收苏区发行的票子,可他死也不肯交出去。直到解放后,他才将这两张苏区票子献给了县革命纪念馆,后来又陈列在展览大厅里。

       腊月二十三,中央政府总务处的管理员上山来慰问毛泽东,顺便给主席送来了一个月的津贴费和几条纸烟。当时毛泽东叫他把津贴留下,又象往常一样,将纸烟退给总务处的同志,说:“纸烟应该送到战士们的手里去,他们比我们艰苦得多!我这里还有不少旱烟叶子,用报纸卷着抽就满好了。”

       谁知东华山也不太平,或许是敌人侦探发现了毛泽东在东华山,或许是敌人试探性的侦察,快过年了,一架国民党的飞机忽然窜到东华山上空盘旋,震耳的轰鸣声在山谷中回荡。

       “毛主席,你们快到到旁边的山洞里躲飞机!” 警卫员吴吉清急促地说。

毛泽东和贺子珍急忙走出古庙,钻进了离庙门二丈余远、凹在山岩下的一个小山洞里。

       “恐怕是敌人侦探发现我们了。” 小山洞里贺子珍有些紧张。

       毛泽东镇定自若地:“不可能,这里山高路远,敌人不可能一下子发现了我们,敌机是在侦察。”

       吴吉清建议:“主席,我们要注意防空,这个山洞虽然隐蔽,但太小,要扩大一下!”

       “好!”毛泽东点头同意。

       于是,第二天,毛泽东便和警卫员们带上工具,来到小山洞里,挖的挖,掘的掘,齐心协力挖起山洞来。一连干了三天,终于将原来只能容纳三五人的小山洞,扩大成能放下大桌子、能容纳十几人的大山洞,而且特地开了一个引泉水进来的小沟。

       为了让毛泽东在山洞看书方便,老和尚特地将自己房间里的一张二斗小桌子和木靠椅腾了出来,放在洞里,给毛泽东用。

       毛泽东在东华山的一个多月中,警卫员吴吉清一直在他身边工作,很了解这段艰难岁月,他后来写《在毛主席身边的日子里》一书时,专门列了“在东华山”一章,翔实地记载了毛泽东在东华山的生活、工作情景——

       “那天,毛主席就带着我们警卫班的同志,向东华山古庙前进。当我们走过黄沙村后,前面便是东华山。只见满山的翠杉古松,一条山间小路曲曲弯弯地通向山顶。我们走过黄沙村前傍山小溪的木桥,在山脚下,远远看东华山古庙隐现在这千树万丛之中,显得格外清楚、幽静。我们来到山顶,觉得这里果真是休养的好地方。主席可以在这儿好好休养一下,恢复恢复身体了……

       “当晚,我们安排好后,警卫班全体同志开了个会,大家都表示了决心,搞好主席休养期间的保护工作,让主席休养好,早日恢复健康。可没想到第二天一早,主席又召集我们开了一个会,。要我们都想想,大家都做些什么?怎样安排好这段生活?因为我们昨晚开了会,心中已经有了数,便异口同声地说:“保卫主席安全,让主席休养好!”毛主席笑了,问我们:“还做些什么呢?”大家互相坐着,谁也不吭声。过了一会儿,主席见我们都不发言,就说:‘……我想利用这个机会,教你们学文化,学时事。另外,有时间我们再劳动劳动。你们说好吗?’但谁也不吭声。

       “主席明白了我们所以不发言的原因,就解释说:‘你们不要为我担心,休养是多种多样的,如果你们都认真学习,学得很好,我的心情就愉快,心情一愉快,不也就休养好了嘛!’说罢,他给我们安排了学习内容和时间,并写在纸上贴起来,要求大家执行:上午——文化学习,两个小时。下午——时事学习,两个小时。晚上——自习,一个小时。……这样,我们从第三天起,就按主席的安排,开始了学习生活……”

       吴吉清的回忆,为毛泽东在东华山的经历提供了宝贵的佐证材料。

       解放后,东华山古庙因是毛泽东当年的故居,而得以保存了下来,平时有不少游客豋临参观。(严 帆)

瑞金干部学院收集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