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次喊起“毛主席”的老屋,在瑞金县叶坪村有座古老而宏伟的客家祠堂,是当地谢姓人的祖祠,又称谢氏宣太郎宗祠,俗称谢家祠。它坐北朝南,建于明代,约有500余年历史了。

      1931年9月的一天,毛泽东和朱德等领导中央苏区军民粉碎了国民党的第三次“围剿”后,从江西兴国县出发东行,经过于都、瑞金的瑞林一带,于28日抵达瑞金县云集区叶坪村。进村后,根据瑞金县委和红军总部的安排,中共苏区中央局驻设在谢家祠西侧边的谢姓老宅,作为苏区中央局领导人的毛泽东及其妻贺子珍,便住在这栋百年老宅的楼上,夫妇俩在此前后住了一年多。

      1931年11月7日清晨,毛泽东不顾自己昨晚看望各地代表深夜才回来,没睡上几个钟头觉,早早地起了床。简单吃过早饭,便来到了谢家祠。他为什么起这么早?原来今天是个大喜的日子,第一次全国苏维埃代表大会就要在谢家祠内召开了。虽然为防敌机轰炸大会改在夜晚开,但他还是按奈不住激动而喜悦的心情,早早过来看看会场的布置情况。

      “毛同志好呀!”一路上,不时有老俵和干部们同他打招呼,他一一笑着回应。

      毛泽东的脚步停在祠堂的门槛边,举目一望,只见大祠堂已大变样,为开好大会已作了改动和周密的布置。原来全封闭式的大门已拆除了,改成木栅栏门,并在上方悬挂一颗贴了金黄纸的大五角星;同时,拆除了大厅内四间木板正房、神龛和花格屏风,设计了一个大主席台。为多容纳代表,在大天井上方加盖了玻璃瓦雨棚,下方铺上了木板。

      “这样一改,好了许多!” 毛泽东很满意。

      他迈步走到上厅,在主席台前观看。只见台子布置的非常庄严和动人,中墙壁上挂着马克思、列宁的石印红色画像,两旁挂着绘有镰刀斧头图案的鲜红的党旗;台口前沿装饰着青松翠柏;长条桌前挂着“工农炮垒”的布质标语,主席台前大木柱间扎着三道彩门,悬空挂着彩纸球,中间彩门上又嵌着金色五星,上面写着“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的字样;左边和右边台柱上,是一幅对联,上联为“建立布尔什维克的群众工作”、下联为“学习过去苏维埃运动的经验”,在台沿挂着“民主专政”的布质标语。是整个上、下厅内挂满了三角彩旗,“拥护全苏大会”的条幅标语举目可见。

      十几个加晚班的后勤人员睡在主席台的地板上,还未醒过来。

“布置的很好呀,会务组的同志们辛苦了,” 毛泽东会心地笑了,回头对警卫员说,“要表扬他们!”

      11月7日下午3时,随着一阵震耳的鞭炮声,中华苏维埃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在谢氏宗祠正式开幕了。

      两盏大汽灯高挂在主席台上面横梁上。毛泽东、朱德等中央领导同志坐在主席台的中央,桌子上放着一个木壳时钟。

      出席此次大会的代表共计610名。大会选举了37人组成主席团,并推举项英、张鼎丞、陈正人、周以栗、朱德、曾山、邓广仁为主席团常委主席。

      “现在,我宣布,中华苏维埃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开幕!”大会由项英致开幕词。

      台下响起了如潮水般的掌声……

      大会开幕后,由毛泽东先作政治问题报告,继由项英作劳动法草案报告,张鼎丞作关于土地问题报告,朱德作关于红军问题报告,邓广仁作关于工农检察部问题报告。大会还听取了关于苏维埃宪法问题的报告。代表们对这些报告进行了热烈的讨论。尔后,大会通过了《中华苏维埃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告全中国工人与劳动民众书》。

      毛泽东用宏亮的声音说:“全中国的工人与劳动民众们,只有消灭帝国主义、地主资产阶级的国民党政权,建立我们工人与劳动民众自己的政权——苏维埃政权。只有这样,我们才能从一切剥削者的铁蹄下得到解放,在江西瑞金与劳动民众团结起来,去实现这一目的,去为了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在全中国的胜利与巩固而斗争!”

      大会还举行了授旗授章典礼。最后,由项英、毛泽东致闭幕词,宣布大会胜利闭幕。

      大会历时14天,通过了苏维埃宪法、劳动法、红军问题、经济政策、工农检察部问题、少数民族问题等决议案,发表了《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对外宣言》。     

      毛泽东代表临时中央政府向全国和全世界庄严宣布:“伟大的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于1931年11月7日,在江西正式成立了!它是代表工农兵以及一切劳苦民众的政权,它代替了帝国主义与中国地主阶级的国民党的统治,我们继续号召与组织全中国的劳苦民众,团结起来,去推翻国民党的统治政权……”

      11月27日,中央执行委员会举行了第一次会议。选举毛泽东为中央执行委员会主席,项英、张国焘为副主席。会议决定中央执行委员会下设人民委员会,为中央行政机关;选举毛泽东兼任主席,项英、张国焘为副主席,王稼祥为外交人民委员,邓子恢为财政人民委员,张鼎丞为土地人民委员,瞿秋白为教育人民委员,周以栗为内务人民委员,邓发为国家政治保卫局局长,张国焘兼司法人民委员,何叔衡为工农检察人民委员

      项英兼劳动人民委员,朱德焘军事人民委员。

      当大会宣布毛泽东当选为中央执行委员会主席兼人民委员会主席时,台下又响起阵阵热烈的掌声,以及“毛主席!”的称呼声。

于是,“毛主席!”这个称呼从此在谢家祠诞生了,并一代人又一代人地延续了下去……

      “一苏”大会闭幕后,根据临时中央政府毛主席的指示,又在谢家祠内隔出15个木板小房间,开了大窗户,作为人民委员会的劳动部、军事部、内务部、工农检查部、外交部、司法部、教育部、工农剧社的办公室;还设有秘书室、收发室、会议室等。临时中央政执行委员会副主席、劳动部部长项英,中央执行委员会委员董必武,土地部秘书王观澜等也搬进去办公和居住。毛泽东的住地就在侧旁,相距几十米,因此每天都要亲自到谢家祠去检查和布置日常工作,有时连饭也顾不上回去吃。

      1933年4月,临时中央政府迁驻瑞金沙洲坝后,还先后在这座老祠堂里召开过许多会议:有中央苏区八县苏维埃负责人员查田运动大会、中央苏区八县贫农代表团查田运动大会、中央苏区南部十七县经济建设大会、中央苏区南部十八县选举运动大会等。

      红一方面军主力长征后,祠厅内的木板房间被拆除,大窗被堵塞,一切又倒回以前的老样子。

      解放后,瑞金县政府对谢氏宗祠加以保护,并在祠堂里办过叶坪村小学。1953年,瑞金县政府对祠堂按原貌修复,作为革命旧址对外开放。1959年秋,国家文物事业管理局拔款20万元建设叶坪新村,将叶坪老村居住于苏区革命旧址内的群众迁出,安排在新村居住。随后,又拔款兴建了长达1320米的围墙,以全面保护。现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严 帆)

瑞金干部学院收集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