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中旬,一直萦绕在我心头的计划终于在我的努力下得以实现.其实来赣州求学这么多年,对于一生好入名山游的我来说,竟然没把赣州游遍.颇有点遗憾.再者我已大三了,以后待在赣州的机会可能随着日子的流逝会很少.

时间是15号早上6:50.闹铃一叫天下白,自己的春梦很不情愿的幻作泡影.于是穿好衣服,洗嗽完毕,匆忙跨上背包,骑上从同学那借来的公路车.一路单飞到东河大桥.大概一日之计在于晨,桥上来往的人很多,有点象太史公在货殖列传说的那样: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还好我不是利来利往,所以我所要走的路不跟他们一样.抬头看看旭日,觉得还是它亲切.于是我更加快速度,犹如脱了缰的野马.一路上直感觉风儿在我耳旁穿梭着,发出呼呼的问候声,仿佛为我助行.我很想脱掉上衣,敞开胸膛,更亲切地沐浴大自然给我的馈赠.可惜这不是在原始社会.7:30左右,肚子开始闹革命了.毕竟人是铁饭是钢,身体是骑车的本钱.只好在县城寻寻觅觅中找个早点摊点,吃了俩馒,一瓶奶,一碗稀粥,权且应付一下那可怜的肚子.

用完膳,继续行走无疆.快到茅店,有点累了,便找块风水宝地小憇一会.停好坐骑.拿出相机,对着自己和风景来个激情自拍.从而给自己这次旅途一个印证.休息几分钟后便继续长征.大概九点多来到江口镇,这个地方是个三叉口,一条路是往兴国方向,有名的古村白鹭也是往这条路上.今年的5月份曾跟同学去过,感觉好可以,只是交通有点不便,但这也多多少少让白鹭少沾上商业气息,能保持真我的风采.而另一条路是323国道.这条路才是我要走的路.我看了看路标,上面显示还有38公里到于都,乖乖,还有将近一半路程.骑了一段,由于车设计结构有点不人性化,我那结实的屁股有点不爽,只好停下车找块地方静心打坐.几分钟后真气值回升,便继续骑行.

过了江口镇几公里左右便是赣县与于都的交境.这可是有意义的地方,只好又拿出相机对着过境标志小拍一下.自己毕竟到了于都的地盘.

大约40分钟左右骑行,就是罗坳镇,这时候身体开始有点吃不消,自己有想打退堂鼓的念头,精神和意志有些松垮,犯上了心理学上所讲的"自我设限"---松垮会让自己更步步为艰.每一路每一步都会把它当作任务,你越是消极对待它,它就月让你消极,从而导致恶性循环,其最终结果只是搬起石头砸自己脚.因此,我们在任何困难面前要相信自己,我能.所幸我对心理学有点研究,便开始调整身心.心想:既来之,则安之.让自己脑子极力去想以前过去那些风流韵事.不多一会,收到了显著效果,身心上很放松,由于体力上问题,只好让车子以15公里时速的慢游状态行驶,交通上说高速行驶危险,自己还得遵循交通规则嘛.

接下来每过一段路程,心理总以为目的地就快到了,但每一次都失望,不断希望,不断失望。再加上早上肚里填的东西较少,一路上消耗ATP多,肚子又饿了。更姚明[要命的是,表上显示时间是12点,以往这时已吃完饭正躺在床上睡觉。由于对路程和时间没掌握好,总感觉自己象断了线的风筝,象游离子样飘荡着,心里再次受挫。不一会,感觉嘴里一阵发苦,看看天,看看地,再看看自己,真的很无奈,脑子里也不敢想其它事,只知道得一直骑着,骑着。就这样,我飘着,飘着。。。。。

突然眼前出现很多车,楼房,人,是海市蜃楼吗?一定是自己看花了,我拿起左手大拇指狠咬下,第一感觉就是疼,在看看眼前,是真的,真的,我终于到了。此时,全身的负担在刹那间间灰飞烟没,取而代之的是那充实而又温馨的感觉。事后曾想如果那时目的地还有很长时间到,我该怎么办?我想我会继续骑下去,其实我们从来到这世上开始,就是一段没有返程的旅游,只不过目的地是一抔尘土所诠释的死亡而已。

在一段高兴之后,肚子里的咕咕声把我拉回了现实。于是在县城里借问酒家。向服务员点了小炒鱼,菜上得很慢,幸亏有小盘红瓜子供应,饥不择食的我用饿得发抖的手抓了一大把,几粒几粒放在嘴里,也不吐壳,一壶茶也快告謦。10分钟后半小炒鱼姗姗来迟,我以刘翔般的速度夹起一块鱼,囫囵一下真奔咽喉,可能是哀莫大于肚饿的原因。忘了鱼是有刺的,顿时喉管卡住了。只好和饭喝茶硬把刺吞下。真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吃饱后,尽管还撑着,精神也在一吨饭后有了规模效应。此时的我卯足了劲。接下来便是参观这座有历史意义的小城。首先我向老表打听长征大桥,便骑车来到长征大桥桥头。再骑到桥尾。感受着历史赋予于都的光容。于都给与历史的奉献。逛完大桥后就是长征第一渡。这里曾是中央红军与机关渡口处。当年第五次反围剿失败后,红军被迫实行战略转移。当年中央红军与机关就是从此地转移。广场旁边是开国上将杨成武题名为长征渡口的石碑。再往左边是长征记念馆。我怀着爱国热情并带着对烈士的景仰参观记念馆。哦。对了,记念馆的解说员蛮漂亮的,可惜是男儿身。

看看时间,我得赶路。谁知刚骑到城门口,腿便开始抽筋。这可是游家大忌。本打算在这养好精神明天再回去。但明天又有事,只好咬咬牙算了,就近买了一瓶万花油,再买一瓶可乐以提神之用。出县城没多远,喝了几口可乐,便用力跺跺脚,因为脚实在提不上劲,调整好身体,便又继续骑行,此时我回头看看这座即将分别的县城,心里怅然若离,真不知何时是归期,几年,几十年,也许今生就这仅有的一次。或者我始终对县城来说是个过客,而县城对我来说是人生驿途中一个歇脚点。再见了,于都。我对着县城挥一挥衣袖。

再接下来的归途是我这辈子最难受也是最难忘的经历。因为回家之路考验的是我的毅力,而我经受住了考验。车子此时行驶起来很吃力。每行八九公里便要停下车,左三拳,右三拳,脖子扭扭。说实话,一路上,一个人,什么孤单。有些痛苦只能自己承担。当感觉还有50KM多路程,而身体又出现局部不适,我犹如孤身走进大漠,很无助。痛苦一直伴随着我,但我决不言放弃。最后想到一个方法欺骗自己-——记下每过一个国道标记所要的时间。就这样在自欺欺人下,终于出了于都县境,心里多少有点接近目标的欣慰。

快到江口镇时,路上看到一只被车撞死的小狗,死状很惨,当时,真的很

害怕,同时,也感到生命真的很脆弱,也许在一刹那,一弹指间,我们就回归大地。

到了江口叉口,看看路标,还有26KM到赣州,天哪,还有那么远,一些烦恼又油然而生。但想想自己100KM都骑过来了,还怕着26KM。晚上将近7点,天已黑了,我这时候也差不多到了赣县,心里顿时又欣慰起来,尽管体力已极力透支,但也阻挡不了那份欣慰带来的轻松。此时路上来往的只是车辆,还有迎面而来的灯光。

50M,20M,10M,2M终于看到了东河大桥,这也意味这我已到了市区。回到久违的赣州。7:32。终于到了学校。

晚上,吃完饭,便洗个澡。冷水冲在肌体的感觉很舒服,它冲走了身体的污垢,也冲走了一天的劳累。

上了床,很快就合上了眼,觉得被子和床单是那么亲切,那么温馨,以前从来没那一夜睡的舒服


(来源:携程网 发表于 2012-03-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