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篙山是兴国县高兴镇北边的一座山岭。从高兴圩驱车走319国道,不久就来到了竹篙山脚下一个“丫”字形的岔路口。据了解,竹篙山实际上并不高,海拔高度约300米,相对高度大约80米。然而,在交通不发达的当年,它所处的位置使其成为兵家必争之地。

原来,从竹篙山脚下分开两条道路,其中一条是通往万安的官道,另一条则是通往当时战略交通要地泰和的唯一官道。竹篙山并不险峻,山上也没有茂密的树林,从山上往下看,两条官道尽收眼底,一览无余。竹篙山上居高临下,有着天然的伏击优势,成为当时扼守兴国北上泰和和吉安的有利战略制高点。

竹篙山争夺战:惨烈中打出红军军威

○记者刘善盛 刘念海

一开始就发生意想不到的变化

兴国县高兴镇的竹篙山见证了红军反“围剿”中最为惨烈的一次战斗——竹篙山争夺战。这场战斗,红军伤亡超过600人,其中师长2人、团长6人。这究竟是一场怎样的战斗?

给我们讲述竹篙山战斗的是被誉为“兴国通”的兴国县政协教文卫体委员会主任胡玉春。

1931年7月,蒋介石纠集30万兵力,长驱直入,向中央苏区发动了第三次“围剿”。红军主力仅3万人。当时,红军在之前已经取得第三次反“围剿”第一阶段的胜利,并在兴国白石一带以及竹篙山以北进行休整。1931年9月,国民党内部发生矛盾,蒋介石急忙撤回部队“后院救火”。与兴国相邻的泰和作为重要的水、路交通要道(流经泰和的赣江可以通兵舰),成为国民党军撤退的首选地。而由兴国去往泰和、吉安,必经竹篙山下的官道。

红军根据截获的国民党军队电报得知,国民党的蒋鼎文师将于近期途经竹篙山北撤。得知这条重要情报后,红军立即集中当时所有兵力,准备在高兴圩歼灭蒋鼎文师。红一方面军有32000多人、18000支枪,就战斗力而言,刚好可以一次消灭国民党军队的一个师,但如果打两个以上的师就相当困难。

当时,红军制定的作战方案是兵分三路,分而歼之:主力部队攻打高兴圩,围歼圩内的国民党军。同时派出两支部队,一支在高兴圩以南七八公里处阻击从兴国县城前来增援的国民党军第五十二师。另一支则是由黄公略率领的红三军,在高兴圩以北10公里的老营盘处,截杀国民党军的散兵游勇。

但是,战斗一开始就发生了意想不到的变化:国民党军另外一支主力部队——第十九路军(军长蔡廷锴)在红军攻打前也来到了高兴圩,准备北撤。而预先攻打的蒋鼎文师却提前撤退来到了老营盘。这样一来,出现在红军周围的并不仅仅是蒋鼎文的一个师,国民党军此时兵力共有5个师7万多人,而且呈夹击之势。所以,战斗一打响,国民党军不但不退却,反而向红军发起了猛烈反攻。

在竹篙山上眺望当年的战场,京九铁路穿行而过。

“我含泪掩埋了师长”

据介绍,当时战斗一打响,双方就将争夺焦点集中在了竹篙山。如果国民党军控制了竹篙山,就能居高临下,把红军3万多人全部围在山后10公里长的山谷,进而消灭。为此,红军与国民党军在竹篙山展开了红军成立以来最为惨烈的战斗。当时,负责守卫竹篙山的是红十一师,师长是曾士峨。

长征老干部吴德华当时是红十一师师部宣传员。上世纪90年代,胡玉春为收集资料专门采访了他。据吴德华介绍,当时红十一师的阵地就在竹篙山上,战斗持续了三天三夜。红军原计划在高兴圩和老营盘之间歼灭蒋鼎文师,战斗打响之后,蔡廷锴第十九路军突然赶到。而竹篙山恰好横亘在两股敌人之间,敌人为了会合,集中火力,拼命争夺竹篙山战略制高点。红军为了将敌人分开,逐一歼灭,也殊死守卫竹篙山。当时的战况,吴德华用了八个字形容:“尸横遍野,血流成河。”

在三天三夜的激战中,竹篙山曾经三易其手。到了第三天,红军已经打完了全部子弹,但是仍然虚张声势,对对面山头的国民党兵高喊:“缴枪不杀!优待俘虏!”国民党兵发现红军不打枪了,气焰嚣张起来,站在阵地上喊:“你们过来我们就缴枪!”红十一师师长曾士峨大喝一声,提着大刀冲了过去……竹篙山争夺战最后以红军与国民党军形成对峙局面结束。

当时,为争取主动,红军决定撤出战斗,转至兴国的茶园、均村等地休整。而国民党军队也伤亡惨重,且对红军情况不明,便就地加固工事,不敢轻易进攻。

1931年9月9日晚,红一军团从阵地上撤下来后,林彪给毛泽东、朱德写了一封信,信中他很沉痛地报告了红军初步统计伤亡超过600人,其中师长2人、团长6人。牺牲的师长中一名是曾士峨,另一名是仅仅做了6天师长的邹平。

竹篙山战斗结束时,吴德华负责掩埋师部牺牲的战友。他在附近村里找了好久,才在一户老表家中找来一副棺材用来收殓师长。因为是晚上,不远处敌人的阵地还不时传来冷枪,他和几名战友匆匆忙忙地在河边一处长着篁竹的土坎下挖了个大坑,含泪将师部牺牲的6个干部和师长掩埋在一起。当时因没有建坟包,为了记住地点,吴德华还特意问了协助掩埋的群众,群众告诉他,这里叫“黄龙尾”。

时至今日,我们已经很难确定烈士墓地的具体位置了。有村民告诉记者,“黄龙尾”就在竹篙山脚下。在竹篙山不远处的河边,有一片茂密的竹林,竹林上方则是京九铁路。

随行的党史专家跟记者讲述当年的战况。


为第三次反“围剿”胜利奠定基础

竹篙山争夺战打出了红军的军威,从此,国民党军遇到红军就胆战心寒。更重要的是,竹篙山战斗为红军取得第三次反“围剿”的全面胜利奠定了基础,为随后的苏区和红军换来了一年半的和平期。1931年11月,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在瑞金宣告成立。

其实,红军在竹篙山上进行过不止一次战斗。据史料记载,红军长征前夕,红五军团、红一军团再次在竹篙山一带构筑工事,与国民党军队6个师血战10多天。今天,我们在山头上仍然可以看见一些残存的堑壕,这些都是第五次反“围剿”战斗的遗迹。

1941年,国民党政府将竹篙山上的道观改造成一个集中营,在这里关押了200多名中共地下党员,一批坚贞不屈的共产党人在这里英勇牺牲。

今天,我们来到竹篙山时,山南有一条约2米宽的便道可以盘旋而上。登至山顶,只见山上很平坦,山顶面积有一个足球场大小。当地上了年纪的村民告诉记者,竹篙山上当年建有一座规模宏大的道观,香火盛极一时。然而,谁也没有想到,这座道观在建成使用后三年不到,就在竹篙山争夺战中被炸毁。当我们来到山顶时,仍然可以看到道观的断壁残基,而且在道观的北角有人恢复了3间小屋,立有神龛,但是无人居住。道观的大门在战火中尚存,大门上刻着的“灵光普照”几个大字清晰可见。大门一侧的老树正对着山下的岔路口,树干伤痕累累,满是弹孔。

1931年竹篙山争夺战后,国民党军在兴国与泰和之间修建了一条马路。这条马路就是现在竹篙山脚下319国道的前身。站在竹篙山上,不远处就是京九铁路,一列列鸣着长笛的列车呼啸着快速驶过。听着远去的笛声,我们眼前仿佛出现了炮火纷飞的战斗场景……

据了解,作为第三次反“围剿”的重要遗址,眼下,兴国方面正在对竹篙山上战斗遗址进行修建。不久,这里将作为重要的革命传统教育基地,供后人缅怀先烈、传承革命精神。

竹篙山上残存的道观大门。
 
在当年的战场,现在还活跃着一支马帮运输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