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敌人的炮火,他毫不畏惧;面对敌人的拷打,他毫不屈服;对自己的光辉历程,他毫不张扬;对自己的子女,他严格要求;对自己的乡亲,他点点滴滴倾注着爱,这就是一个铁汉子的善良情怀……

刘家珠:心地善良一铁汉

○记者朱俊兴 刘念海

●采访时间:

2005年6月15日

●采访地点:

瑞金市谢坊镇水南村刘家珠家

●核心提示

刘家珠,1917年10月出生,瑞金市谢坊镇水南村老屋家小组人。

1932年4月参加革命,1958年6月入党,参加了长征。

曾任红一军团一师司令部战士,129师师部学员,八路军285旅工兵连副排长,1941年至1942年在河南荣校休养;1943年至1944年任八路军121团一营二连二排排长,1944年至1945年任华北军区司令部排长,1950年4月在华北军区退伍回家。1992年以在乡老红军战士身份改离休,享受副地厅级政治生活待遇。

刘家珠的左眼因战争致残。

刘家珠四代同堂的合影。

刘家珠1932年在瑞金老家参加红军,曾转战会昌、长汀,此后参加了二万五千里长征、8年抗战、淮海战役等直至解放全中国,即使在年事已高时,他对自己经历过的战争岁月依然记忆犹新,“爬雪山一天半,过草地7天。”刘家珠说,树皮草根确实是吃过,这是自己亲身经历过的事实,不少红军战士还因为饥寒交迫而长眠在雪山草地。

“说不说!”敌人见刘家珠仍不开口,“哗”地一声,又将一桶冷水全泼在刘家珠身上,那可是三月份的河北池县呀……

1938年初,刘家珠所在连队在河北池县盆城镇一个叫盐店的地方与一个连的国民党兵交战,兵力相近,力量相当,双方展开拉锯式战斗,“冲呀!”连队再次发出冲锋的命令,“嗒嗒嗒”敌人的子弹朝着红军直扫,刘家珠与战友们在枪林弹雨中奋勇向前冲,“啪”敌人的一颗子弹正中刘家珠的左眼角,射穿了他的左眼,他当即侧身而倒,就在他即将倒地时,“啪啪”又有两颗子弹分别击中他的左手及左大腿,倒地的刘家珠感到自己满身都是粘乎乎的血,他再没有力量与战友们一起冲锋了……

这次战斗下来,刘家珠不幸被敌人俘虏了。

为获得需要的东西,敌人对刘家珠软硬兼施,“你们的番号是什么?”敌人向他吼道,见刘家珠一语不发,“哗”一桶冷水直朝他泼来,“说不说!”敌人咆哮着,刘家珠继续沉默,“哗”又一桶冷水泼来,刘家珠哆嗦得厉害,要知道,当时正是三月份里的河北池县呀,本来天气就冷得不行,一桶桶冷水浸身,那滋味可想而知,他冷得真的不行了,但面对敌人的讯问,他就是不开口,“要死就死吧,决不能让敌人知道部队的番号,不能让部队受损。”刘家珠想,但这样与敌人硬对硬也不好,能避免牺牲最好。

于是,此后面对敌人的讯问,刘家珠装聋作哑,因为刘家珠自始至终都没说过话,又只能比划比划,因此,敌人以为他是一个残疾人。当时全国人民要求停止内战,一致抗日的呼声越来越高,国共两党统一抗战的氛围也越来越浓,最终,刘家珠在被关押7个月后释放出来了,国民党兵还给了他一块大洋作路费,虽为寻找部队历经艰难,但一路上刘家珠却舍不得花这块大洋,最终将它上交给了部队。

路上有块石头或牛粪什么的,刘家珠总会不顾年事已高清理掉,他认为这样可以让人走路顺当些,避免摔跤。村子里的人都说,刘家珠从来就是那样心善。

战斗的硝烟渐渐淡去,迎来全国的解放后,刘家珠于1950年脱下了军装,回到老家后,他种田务农,与当地的一位姑娘结婚成家,生儿育女。

历经生死磨难,刘家珠深知翻身做主人的生活来之不易,当初刚回到家乡时,一家几口只住在两间暗漆的老房子里。村里人都认为他为解放全中国作了那么大的贡献,不应住得比一般村里人还差,就动员他向当地政府要求一下。但他不为所动,即使后来依照有关政策,当地政府打算为他建一栋新房子,他还是拒绝了,他说:“不要浪费了国家的钱。”他还常常教育子女说:“你们要好好做人,勤俭持家,自己想要怎样的生活,自己去创造,绝不要打着我的旗号向组织,向政府伸手要求什么!”

在乡亲们眼中,刘家珠是个非常善良的人,据当地人说,刘家珠走在路上,碰到路上有块石头或牛粪什么的,他总会清理掉。在刘家珠眼里,清理了路障,就可以让村里人走路顺当些,避免摔跤。这样的事虽然小,但就是这样一些小事,却折射出了铮铮铁骨的刘家珠人性的光芒。